谨防神经症,给官兵一个健康心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郭丽娜、杜 康、孟凡伟编辑:罗 炜
2016-02-18 08:57


讲座内容

随着现代社会节奏加快,工作生活压力增大,神经症的普遍出现已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部队官兵是社会群体中的一员,身心状况必然会受到整个社会环境影响,军营中也有少数官兵患上了神经症。什么是神经症?它与精神病、神经病有何不同?本期特邀请全军心理服务专家库专家李萍妹为广大战友讲解神经症的预防措施。

案例一:某部驾驶员小丁,近段时间,总感觉胸闷、头晕、发热、心跳加快,怀疑自己得了心脏病,多次到部队体系医院就诊,检查结果显示正常。小丁怀疑是医院误诊,又自费到地方医院找专家会诊,但结果仍是正常。看到相关心脏病药品的广告,小丁花大价钱买来吃,第一周还感觉有效,第二周开始又觉得症状加重,有时感觉喘不过气来。他甚至每天关注食堂的伙食是否对心脏有利,经常责难炊事班的战友。事后又给战友道歉,说自己真的很担心心脏,请他们理解。

经诊断,小丁患有疑病症,因其对自身健康状况或身体的某一部分功能过度关注引发。通过咨询了解到,小丁母亲在两个月前因突发心脏病去世,没来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使得他开始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

通过与小丁建立足够好的信任关系,全军心理服务专家库专家李萍妹与他一起设定了咨询目标,布置了一些放松练习的作业,让他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然后通过意象对话技术,解决了他对分离和死亡的恐惧,最后做了一个与母亲的告别仪式。治疗3次后收到很好的效果,小丁目前已恢复正常训练。

案例二:某部指导员谢某,刚调整到指导员岗位不久,感觉自己能力不足,不适合做管理工作,压力很大,经常睡不着觉,提心吊胆,惶惶不安,明明知道要爱护战士,但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严厉批评战士,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经常全身疲乏无力,坐立不安,踱来踱去,有时还头晕、胸闷,甚至呼吸困难,吃饭没啥胃口,整个人日渐消瘦。

经诊断,谢某患有焦虑症,主要因为不合理的自我认知。谢某自述,他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其期望很高,尤其是母亲,凡事都要求他拿第一。谢某在校时是学生会主席,很受老师同学赏识,可到部队后却花了很长时间适应。此外,谢某对自己要求也很高,凡事都要求完美。

通过运用认知疗法,李萍妹逐渐调整谢某的“凡事必须十全十美”“我一定要得到每一个人的认可”“我要是一件事没有做好就全完了”等不合理认知,并引导他通过冥想等方式进行自我积极暗示,一个多月后谢某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

什么是神经症

神经症是一组由不同亚型组成的轻度大脑功能失调的心理疾病的总称。主要表现为精神活动能力降低,情绪波动与烦恼,体感性不适增加,查体无器质性病变,自知力良好,无精神病症状。以上两个案例中的心理疾病都属于神经症。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神经症不可与精神病、神经病等同,它属于心理疾病范畴,神经症患者在通过自身努力和系统的心理治疗干预后一般都能恢复。

除了疑病症、焦虑症,还有我们熟悉的强迫症、恐惧症、神经衰弱、躯体形式障碍等都属于神经症的范畴。

常见表现及病因分析

神经症的症状复杂多样,有的头痛、失眠、记忆力减退;有的则有心悸、胸闷、恐惧等。不同类型的神经症有不同的表现。比如,焦虑症会无缘无故的焦急、紧张和恐惧,没有明确的对象和事由,而且持续时间较长,多会伴有头晕、胸闷、心悸、呼吸困难、口干、出汗、来回走动等症状;恐惧症则会对一些特殊环境、人或特定事物有着强烈的恐惧和紧张的内心体验,患者神志清晰,明知恐惧得不合理,但无法自控,并产生回避行为,影响正常的训练和生活;强迫症是以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为主要特征,患者明知没有必要却非做不可,带有牢固性、顽固性特征。

神经症与个体的人格特性有着直接的关联,不健康的素质和人格特性常构成发病的基础。然而人格特性又与一个人的家族遗传、家庭教育和成长经历等息息相关。例如一个从小一直没有得到过父母亲认可的人,可能会比较自卑;若小时候受到重大的心理创伤,则多半会变得十分敏感等等。此外,人格特征也与社会心理因素有关,比如不少官兵因入伍前对部队了解不多,入伍后发现现实中的军营生活与理想中的差距甚远,如果调节不善,严重的就容易出现神经症症状。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