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悄然香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雁翔、龚 昀编辑:罗 炜
2016-04-18 08:55

1

第一次采访高级工程师杨于村,我心里就有个声音说,这是一个内心丰富且有故事的女子。

她淡淡地说:“我的经历挺简单,18岁上军校,毕业后一直在基层科研岗位上没挪过窝,很平淡,真没啥好讲的。”

“小惑易其方,大惑易其性,人生最难的是选择,但坚守选择,让自己保有本性的真实和澄澈似乎比选择更难?”

她粲然一笑:“有时候人生需要绕路走,绕开浮躁与名利的诱惑、羁绊,人就会活得轻省、简单、幸福。”

有人说,一个人的心态,决定了他的生活状态。她的简单、爽朗、恬静、辞让、执著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幸福密码?

2

盛夏,白晃晃的日头无遮无拦,荒芜的海岛上一派空旷寂寥。40℃高温,闷热,艰险。她把寂寞与酸楚压在心底,白天黑夜连轴转。身上是蚂蟥、毒虫叮咬的累累疤痕。

夜晚的海岛有一种瘆人的气息。有时,涛声震天,风声如雷,伸手不见五指;有时则繁星如斗,海潮涨落,恍惚间能嗅到夜的芬芳。但寂静里,她感到万物的瞳仁都在注视着她,心脏咚咚咚跳得失了节奏,孤独、恐惧像潮水、风雨,浸淹、撞击着她的坚强。

与同事结伴奋战的日子当然有,但更多的时候她孑身前行。海岛、山岳、丛林,不管多么偏僻遥远,也不问有无生活依托,她不舍昼夜,奋力攻关,在寂寞里不声不响斩获全军某领域科研成果二等奖,荣立二等功。专家惊叹:没想到一个基层小丫头这么厉害!

其实,那年她将目光投向全军某型装备系统瓶颈性难题时,根本没人相信她能出成果。课题冷门、难度大不说,还没团队和经费支持。难题就在那里,谁都看得见,却迟迟无人应战。她没吭声,默默啃起了这个“硬骨头”。

有人私语,领导没让你干,干嘛自讨苦吃?课题一没立项,二没经费,又跟你专业不对口……

人活着,不能只想自己的成败得失,还有内心的判断与坚守。这句话涌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她觉得,自己的抉择,就必须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

“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太看重外物,内心就会迷茫。”杨于村说,“我的心思简单,组织把我放在这个岗位上,我就得有自己的担当。一个人,没有一点忘利、忘名、忘我的精神,很难做好一件事。”

曾经跋涉过几十回上百趟的边防海岛,她甚至不大记得名字,女性关注的时装款式及生活时尚,她亦懵懂。但一进入科研,丛林般密集的数据,细微难辨的声音,竟像刻在她的脑海里,手指舞动,那些数据如她指挥的士兵,在屏幕上任她调遣。

“她对细节不光严格,还苛刻。”一同事笑言。

领衔某装备系统研发,她要求某分系统反应时间必须达到4.6毫秒。

“4.6毫秒什么概念?”

“咱们平时眨一下眼睛,时间约为100毫秒!” 她说。

200多天不舍昼夜,封闭攻关,人瘦了一圈,却迟迟看不到难题破解的希望。有人坚持不住,质疑、埋怨技术指标不合理,几名博士和骨干甚至把矛头对准了她。因为她是方案总设计师,毫秒级的技术指标就是她定的。

“坚持不住,可以选择退出,降低标准,绝无可能!”杨于村反问,“如果问题很容易就能解决,那要我们干什么呢?”

凌晨4点多,实验室里爆发出无比兴奋的尖叫:“我们成功了!”欢呼,拥抱,激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第二年,这一课题因多项技术指标领先国内先进水平,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不光跟自己和同事较真儿,在权威面前,她也不谦虚、退让。

赴某研究所考察拟购装备,杨于村发现该装备存在许多设计短板。有同事对她耳语:“这里不少专家都是某科研领域的评委,跟咱们经常打交道,得罪不起,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没承想一回单位,她就向党委提交了一份长达35页的报告,装备的各种技术短板被她一个不落地如实列出。

几个月后,研究所再次邀请她去考察。这次不仅装备改版升级了,所领导和技术专家也全在现场。没想到她不管不顾,又指出一大堆装备缺陷。

有人不理解,觉得她不懂人情世故,一根筋。她淡然一笑,一个人,生活上可以简单,随遇而安,但生命应该有所坚持。思虑太多,心灵的疲累也越多。

轻触,加载更多